青青稞酒(002646.SZ)数次转型未能突围之际,控股股东反而需要减持股份为自身旅游项目输血。

日公告显示,从去年开始华实投资减持青青稞酒5%股份,年内套现超过3亿元。

而回溯更早之前,2019年时减持及转让股份,两年套现或超过5亿元。而李银会持有华实投资94%股权,减持几乎都进了李银会的口袋。

对于减持原因,青青稞酒曾称,“控股股东旗下的公司在发展旅游业,青稞酒是红花,旅游项目是绿叶。”。但目前的减持套现为旅游项目输血,或是反客为主,旅游项目或是红花,青稞酒已成绿叶。

在控股股东不断减持之际,长江商报记者发现,青稞酒自身发展的困局也非常明显,7年公司先后发力葡萄酒、小瓶酒,或是转型线上、布局省外,均未能突围。反而营收呈下降趋势,去年营收较2013年下降半,净利润亏损超1亿元。

青稞酒自身也意识到次高端酒以及转型线上是未来行业的机遇,但真正在这两方面执行起来面临着很多阻碍。

控股股东减持股份发展旅游

为偿还融资借款,一年内华实投资两次披露减持计划。

去年7月29日,华实投资披露计划6个月内减持公司股份合计不超过1082.93万股;期满后今年2月19日华实投资又紧接着披露6个月内拟减持不超过907.26万股(包括集中竞价买入的股份)。

此次减持基本上都在高位。这两次减持公告披露后,公司股价便大幅上涨。去年10月份青青稞酒股价启动,两个多月的时间从约10元左右增至最高达25元,涨幅150%,此后股价一路下跌至13元左右,此时华实投资再次披露减持计划时点几乎在当时最低点,此后公司股价3个多月时间便又增至25元以上,将翻番。

控股股东华实投资自2020年9月15日至此次公告披露日累计减持股份225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根据公告显示,此次减持价格在10-20元区间,粗略估算此次减持套现超过3亿元。

同时华实投资2019年以12元均价减持499.62万股(1.11%),套现约6000万元,以及转让3%股权给战略投资者湖北正涵(劲酒实控人吴少勋旗下公司),华实投资套现合计或超5亿元。

而在这两次减持之前,华实投资几乎质押了所有股份。去年6月2日,华实投资累计质押股份数量为2.67亿,占其所持股份的96.90%,质押融资用途为偿还借款?;?span class="keyword">投资未来半年内到期的质押股份累计数量为1.8亿股,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65.23%,占公司总股本的40.06%,对应融资余额7.62亿元。公告中称,未来将采取包括重新质押、银行融资及自有资金等方式筹集资金偿还后续到期债务。

对于华实投资缺钱的原因,公司给出的原因是发展旅游业?;沟餮惺?,公司称,“控股股东减持是基于自身经营和资金需求做适当减持,控股股东旗下的公司在发展旅游业,青稞酒是红花,旅游项目是绿叶。坚持酒旅融合,未来将互助打造成爱酒人士的旅游目的地之一。”

资料显示,华实投资注册资本6400万,李银会持股94%。对外投资14家,参控股公司32家,子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粮油、房地产、矿泉水、旅游等,其中持有青海彩虹部落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100%股权,后者注册资本2亿元。

事实上,从2019年来看,华实投资几乎没有营收,利润主要来源于减持青青稞酒。2019年华实投资营收190.88万元,净利润1.1亿元,主要靠减持青青稞酒贡献盈利。但即使减持后2019年底其资产负债率79.72%,去年3月底进一步增至81.58%,流动比率、速动比率均为0.96。

并且去年受疫情影响,大多数旅游公司处于亏损状态,而旅游开发前期资金需求庞大,旅游项目或确实是华实投资不断减持的重要原因。

营收7年呈现下滑趋势

控股股东“坚持酒旅融合”的梦想很美好,但现实却很骨感。

青青稞酒主要从事以青稞为原料的酒类、葡萄酒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其中,青稞酒方面,公司主营天佑德、互助、八大作坊、世义德、永庆和系列青稞酒。

青青稞酒2011年上市,两年后业绩几乎便停止增长。于是青青稞酒进行了两项大的并购,但未能助推业绩,反而使得净利润大幅下降。

2013年青青稞酒发力葡萄酒,以1500美元收购SundownRanchLLC葡萄酒酒庄,主营马克斯威(Maxville)品牌葡萄酒,去年底账面资产1.87亿元人民。而去年这一美国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361.01万元、净利润-1528.13万元。

2015年青青稞酒转型线上,以8399.70万元收购中酒时代62.22%股权,打造中酒网+中酒连锁的酒水新零售模式,但从并表中酒时代累亏过亿。

2017年青青稞酒推出小瓶酒;为了走出青海,当年在甘肃区域引入省级区域合伙人德隆商贸;2020年青青稞酒核心产品天佑德青稞酒发力直播,与头部主播如罗永浩合作。

上述措施均未能扭转公司业绩,甚至反而拖累公司净利。在去年白酒行业总收入、总利润连续四年增长之时,青青稞酒去年反而亏损1.15亿元,为白酒上市公司中唯一亏损的企业。

去年青青稞酒经销商在青海76家,其他地区430家,分别新增13家、68家,但是去年青青稞酒营收7.64亿元,同比下降39.07%,较2013年下降46.87%,其中省内营收4.97亿元,同比下降44%,较2013年时下降一半,省外营收从2015年开始就呈现下降趋势,去年为2.43亿元,下降40%。

去年年报中,青青稞酒称,“接下来的五年间,最值得白酒业关注的是价格细分,实际上,结构升级的核心就是价格,这里面有很大的机会。”,“次高端价格带上浮后,200元将成为中高端新的主流价位,其整体的量将变得更大。”

而在一线白酒下沉,而青青稞酒自身拓展外地市场不力的背景下,青青稞酒面临较大的困境。公司称,“会把线上业务作为将来选择的突破口,周边酒企放弃了自营电商,但我们会持续做好,希望后期有好的突破。”

长江商报消息●长江商报记者李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