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丰华(300890.SZ)原本突出的诸多弊端在上市之后并未消除,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

2020年9月17日,翔丰华成功闯关IPO进入A股市场。在IPO时,市场质疑,公司存在高度依赖大客户、应收账款居高不下、盈利能力不强等问题。

顶着一片质疑上市的翔丰华交出的上市后首份年报,未能改善自身在公众中形象。

年报显示,2020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分别为4.16亿元、0.45亿元,同比双双下降。

公司的客户集中度进一步攀升。去年,公司向前五大客户销售的收入占比达100%,前两大客户贡献了约86%的营业收入。

截至去年底,公司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为5.11亿元,超过当年营业收入。

二级市场上,翔丰华也没有好好表现。去年11月,其股价最高接80元/股,今年6月2日为45.81元/股,跌幅达42%。

净利5年原地踏步

上市,对一家企业而言,可能是插上了腾飞的翅膀,也可能是遭遇滑铁卢,还有可能是原地踏步。翔丰华就是第三者。

翔丰华成立于2009年6月12日,2010年10月,仅仅一年零三个多月,就被资本收购了。周鹏伟联合钟英浩将翔丰华收购,并以此为基准,进军新能源领域。

与很多公司深耕主业有所不同,翔丰华似乎更热衷于资本运作。除了成立一年多就被资本收购,进而实施产业转型外,翔丰华上市的步子迈得很急。

2016年,翔丰华打算曲线上市。当年9月30日,上市公司跃岭股份曾计划收购翔丰华100%股权,但在停牌数月后,2017年1月,公司宣布终止收购。

曲线上市未果,翔丰华改为直接上市。9个月后,也就是2017年10月,翔丰华独自闯关IPO。不过,次年3月,公司决定终止上市申请,并撤回申报材料。

2019年,翔丰华二闯IPO,并在2020年9月成功闯关,在创业板挂牌交易。

单纯从经营业绩数据看,几年,翔丰华的数据并不算好看。

2014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0.77亿元、净利润0.11亿元。紧随其后的2015年至2018年,其营业收入分别为1.30亿元、2.37亿元、3.63亿元、6亿元,分别同比增长69.53%、81.85%、53.29%、65.27%,均为高速增长。净利润方面,2015年下滑至0.07亿元,2016年、2017年分别为0.40亿元、0.57亿元,同比增长448.29%、42.55%。2018年,其实现的净利润为0.62亿元,同比增速放缓至7.52%。

2019年,上市前一年,翔丰华实现的营业收入为6.46亿元,结束此前的高速增长,同比增幅下降至7.67%,净利润为0.62亿元,与上年基本持,同比增幅仅为0.22%。

实际上,不仅仅是增速明显放缓,而且主营业务盈利能力明显下滑。2019年,公司实现的扣除非经常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为0.50亿元,同比下降12.52%。

2020年,上市第一年,翔丰华实现营业收入4.16亿元、净利润0.45亿元、扣非净利润0.33亿元,分别同比下降35.55%、26.32%、33.63%。营业收入、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全部快速下降,可谓是一上市业绩就变脸。

从单个季度看,去年一二三四季度,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0.56亿元、1.55亿元、1.21亿元、0.85亿元,对应的净利润为0.04亿元、0.24亿元、0.12亿元、0.06亿元,第四季度,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同比分别下降57.85%、57.54%。四季度的扣非净利润为-0.03亿元,已经出现亏损。

纵览翔丰华2016年至2020年的净利润,五年间,净利润基本属于原地踏步。由此可见,翔丰华上市募资3.67亿元进行产业布局,并未改善经营面貌。

重技术研发人员却锐减49%

翔丰华还有不少备受市场质疑之处。

对大客户的高度依赖是翔丰华的顽疾,上市之后表现得更为明显。IPO之时,市场曾质疑,公司营业收入高度依赖比亚迪。

根据招股书,2012年,翔丰华寻求与比亚迪合作,2014年初开始批量试产供货,并持续至今。2016年至2018年,公司向比亚迪销售的收入分别为1.28亿元、2.01亿元、3.76亿元,占公司当年销售收入的54.24%、55.46%、62.75%。

到了2020年,公司的客户集中度更高。根据年报,公司向前五大客户销售的收入占公司营业收入的100.07%。其中,公司向第一二大客户销售的收入分别为2.31亿元、1.29亿元,分别占公司营业收入的55.51%、31.01%,两大客户占比合计为86.52%。公司前两大客户的依赖程度可见一斑。

对此,公司解释称,2020年度,第一大客户为新增的客户,2019年的第一大客户变为第二大客户,公司第四大客户也为新增客户。原因是,新增的大客户所产的新能源汽车销量较好而大幅增加了对公司负极材料的采购,新增的第四大客户进入全球头部车企中国供应链的重点布局客户,公司对其发货增加??突Ф客认陆抵饕枪局鞫跎俨糠置实偷牟饭┗?。

翔丰华表示,公司客户集中度进一步提高,也与疫情有关。疫情之下,中小客户的抗风险能力远远低于大客户,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公司加大了对回款不及时的中小客户淘汰力度,控制对中小客户发货。

今年,随着新增产能释放,公司对其他重点大客户发货量增加,向第一大客户的销售占比会下降。今年4月,公司已成为三星SDI的合格供应商,并将开拓松下等国际知名锂电池企业,进一步打开日韩市场,优化客户结构。

公司披露,今年一季度,前五名客户销售占比93.08%,其中前两名客户的销售额占比为81.74%。

尽管销售占比有所下降,但仍然超过80%,堪称高度依赖。

此外,翔丰华的存货数据也让人有些不理解。2020年,公司锂电池材料销量为1.45万吨,同比下降10.56%,而库存量同比增长108.85%。期末,公司存货账面余额为1.738亿元,较期初增加16.24%。然而,公司披露,其采取“以销定产”的经营模式。以销定产,为何会出现库存大幅增长情形?

在研发方面,翔丰华似乎言行不一致。公司主要从事锂电池负极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称,其通过持续不断的产品和技术创新,为客户提供更好的产品与服务,是国内先进的锂电池负极材料供应商,拥有了行业领先的核心技术。公司称,保有一支高创新能力、高稳定的技术研发团队对公司的壮大发展至关重要。

然而,在研发投入方面,2020年为0.15亿元,较上年的0.27亿元下降43.4%。2020年底,公司研发人员75人,较上年底的146人减少71人,降幅为48.63%。

长江商报消息●长江商报记者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