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外培训机构迎来重拳整治。继作业帮、好未来等头部企业被顶格??詈?,6月1日,掌门1对1、哒哒英语、华尔街英语和精锐教育四家校外培训机构因虚假宣传、价格欺诈等违法行为遭上海市监局处罚,??詈霞?000万元。掌门教育方面在接受《财经》新媒体记者采访表示,将接受监管部门的处罚,并对存在的问题进行逐项自查和全面整改。

值得注意的是,监管风暴当前,掌门1对1所在的上海掌小门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掌门教育”)刚刚递交赴美上市招股书。记者发现,和大多数在线教育机构一样,转型7年之久的掌门教育也迟迟无法走出“亏损怪圈”,27个月共计亏损30.08亿元。巨额亏损的背后,是整个在线教育行业的“通病”:靠烧钱抢生源。

在多重压力之下,掌门教育此次能否成功IPO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有分析人士指出,上述处?;蚨云渖鲜薪滩欢ㄓ跋?,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对期的监管政策有顾虑。除此之外,横亘在掌门教育面前的还有获客成本高、续报率低的行业难题。在追求规模的同时,师资方面的缺乏,也可能影响到公司的发展速度。

涉虚假宣传遭顶格处罚 校外培训机构或迎洗牌

这是在线教育行业迎来的第三次处罚,三次处罚中几乎涵盖了头部的所有企业。据6月1日市场监督总局发布消息,共有15家知名教育机构遭到顶格处罚,共计3650万元,处罚原因是存在虚假宣传违法行为、价格欺诈违法行为。

行业分析人士王赤坤表示,导致在线教育行业乱象的原因是,在线教育属于有经验供给和无经验消费市场,教育机构了解供给质量和内容,但学生并不了解,这样的市场意味着供给者可以掌握定价权和引导权,但消费者却不能货比三家,处于被动地位。

而其中有两项违法行为掌门教育均有涉及。根据上海市监局的通报,掌门1对1在其官方APP的宣传中含有“已报名17253人”内容,夸大课程报名人数,同时还虚构教师任教经历,宣称教师拥有“10年重点高中一线教学经验”、“12年高中生物教学经验”,以及“押中97道原题”、“最后60天物化生提升50分、语数外提高70分”,虚构押题成功经历,夸大培训效果。

而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网站销售课程时,掌门1对1分别标示“老师为您准备了一套免费公开课原价1299元,今日限时0元领”、“老师为您准备了一套新学期开学备考资料包原价599元,今日限时0元领”等内容。对此,上海市监局对掌门教育进行了250万元的顶格处罚。

对此,掌门教育方面表示,该公司将接受监管部门的处罚,并对存在的问题进行逐项自查和全面整改。同时称,将持续优化各服务环节,规范业务流程。

诸多迹象表明,这轮针对教育培训机构的监管、整顿力度堪称空前。在线教育行业历经“震荡”,或迎来大洗牌。

中国民办教育协会会长刘林认为,顶格处罚明确显示了监管对于从严治理校外培训机构乱象的态度。从期的监管政策和处罚措施来看,当前政府部门正在探索建立引导和监管并举的发展模式,通过设置市场准入条件,实行总量控制,而期校外培训治理的成果也已经初显,随着政策收紧,市场逐渐收窄,广告收缩,资本收兵。

多重困境缠身或影响IPO 一对一模式能走多远

整改是处罚后的最直接变化,但对于掌门教育的IPO进程而言,影响或许更为深远。

据媒体报道,掌门教育的IPO认购情况不及预期,企业正在寻找一些美元基金作为基石投资者,对于潜在的基石投资方,掌门教育给出的认购价格低于上一轮私募融资时的估值,约为此前估值的七成。

对于上述说法,记者试图向掌门教育方面求证,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掌门教育的商业模式也是影响投资者判断的一个重要原因。在目前的在线教育头部企业中,掌门教育主要采用1对1形式进行授课模式,而这一模式被认为“规模不经济”难以持续。

按收入结构来看,1对1业务为掌门教育的主要收入来源。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0年和2021年第一季度,1对1课程的净收入分别占掌门教育总收入的比例为94%,93.1%与87.3%。

相比小班课、大班课模式,在线1对1模式尽管享有客单价高的优势,但在当下的课外教培环境中,仍然只是一小部分人的选择,难以形成规模效应。此外,在线1对1模式因为其“小众”属,更需要花大量时间精力来打磨教学产品,导致其师资成本较高,且边际成本不会随着规模的扩大收敛。

在掌门教育的运营成本支出中,教师成本占据50%以上,去年掌门教育花费了20亿元用于教师工资及其他支出,这也导致了掌门教育年来持续的亏损。从招股书中也可以看出,掌门教育虽然2020年净亏损同比大幅收窄依旧处于尚未盈利的状态,27个月共计亏损超过30亿元,月亏损金额在1亿元之上。

宁波优亲教育科技有限公司COO朱瀚东认为,1对1的问题在于,如果用户需求上来,但是师资力上不来,对于许多在线教育机构来说就是大问题,

在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看来,一对一模式有一定市场需求,但是沿用互联网思维,通过高增长和高亏损实现业绩增长不可持续。今年以来,监管和市场环境已经出现剧烈变化,教育机构的经营逻辑也需要改变,大规模烧钱不能有效促进增长,反而会带来巨大风险。

业绩持续亏损,行业杀成“红海”,一对一模式规?;вτ邢?hellip;…在多方重压之下,掌门教育此次能否成功IPO仍是未知数。

《财经》新媒体 任芷霓/文 舒志娟/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