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第一个工作日,上海率先打响了城市“数字化转型”的发令枪。瞄准“国际数字之都”,以市委书记、市长双组长的形式,上海城市数字化转型,聚焦经济数字化、生活数字化、治理数字化方向“三箭齐发”。如今,随申码、城市生命体征系统、一部手机走医院、在线新经济逆势增长……都在成为上海全新的“数字名片”。

保安展示智能设备接收到的城市运行事件提醒。资料照片

企业是主体 为百行百业插上数字“翅膀”

5月12日,亚马逊云科技全球首个行业数字化赋能中心,正式落户上海市徐汇区。

“这一中心将构建全球产业合作计划、协同服务云台、创新展示中心、行业俱乐部等四大功能,支持企业通过快速、专业和低成本地使用云技术、云资源,实现数字化转型和技术革新,累计推动区域50家以上企业实现数字化转型;组建数联数创俱乐部,以行业研讨会、创新工作营等多样化活动形式,聚集行业资源和流量。”亚马逊云科技大中华区副总裁凌琦告诉记者。

这样的数字化中心,正在和上海原有的产业优势强势融合,例如依托已有的生命健康产业集聚,赋能中心会优先聚焦生命健康产业,同时可以赋能人工智能、艺术传媒、科技金融等重点领域。

对于上海而言,经济数字化转型重在高质量,重点是围绕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通过打造一批特色鲜明、功能错位、相对集聚的数字化产业生态园和在线新经济的生态园。

这从上海5月进行的信息消费节中可以窥见。如今,信息消费是创新最活跃、增长最迅猛、辐射最广泛的消费领域之一,对扩内需、保就业、惠民生发挥着重要作用。在上海,在线新经济在逆势之中呈现快速发展的态势,已成为上海经济发展的新引擎。上海社科院的数据显示,相关课题组跟踪调研的54家上海在线新经济企业2020年营业收入总额为2113.7亿元,营业利润为133.1亿元,分别比2019年同比增长39.8%和319.2%。

“数字化转型企业是主体,人才是宝贝。”上海市经信委主任吴金城说。针对数字化转型最核心的人才需求,他表示,上海有全国50%的5G人才、33.7%的AI人才、25%的创新药人才、25%的智能车人才,当前上海在线新经济总从业人员约70万人,“十四五”规划的目标是实现互联网人才倍增。

据吴金城介绍,过去一年,上海市数字经济蓬勃发展,数字化转型成为引领经济发展的新优势。2020年,上海新设企业41.79万户,日均新设企业1665户,同比增长12.8%;软件和信息服务业营业收入增长12%以上;新一代信息技术产值增长6.2%。

市民是主人 为美好生活添加精准“便利”

从“便捷就医七件事”,到“出门少等待,坐车不过站”,段时间以来,这样的场景在上海刷屏了。乘客通过线上查询,或在车站观察电子显示屏,就可以知晓下一班公交车的到站时间。今年,上海公交到站预报准确率将达到97%,进一步缓解乘客的“等车焦虑”。

这一切离不开数字公交的建设运营。在上海久事公交智能分析指挥中心,记者在大屏幕上看到了数字公交全天候、全过程、全覆盖的管理实时数据,每一条公交线路的全线运能投入和服务状况,包括每一辆车的前后间距均可显示。车辆到站信息可以通过这里,实时推送给乘客。

“生活数字化转型是践行人民城市重要理念的有力抓手,”上海市委书记李强说,“根本上是为了人,关键要有体验度。”数字化转型不是再造线上渠道,而是打破壁垒,重构流程。比如“便捷就医”,就并非是打造互联网医院,也不是简单地线上挂号,而是对医疗资源的数字化整合与共享。

为了实现“一部手机”走医院,上海实现了三个率先:一是在全国率先实现了市级医院号源池统一;二是基于健康网工程和医联工程,率先实现了所有医疗机构的跨院互联互通,明确互认的检查种类和相关要求,构建上海就诊检查记录“一张网”;三是申康中心运用病史大数据,已率先通过深度学的方法,建立255个临床专科预问诊知识模板,并向全上海所有医院开放共享。

试举一例,患者过去在一家医院做的检查到另一家医院不认,甚至要全部重新做一遍的情况,将在上海逐渐消失。

数字化转型还是一场思维变革和组织重构。如今出门在外,市民乘坐地铁、公交,打车,停车等可能需要在手机上装N个不同的App,即使有了互联网公司开发的各类小程序,少占了手机内存,也免不了麻烦。而现在,上海计划打造交通出行的MaaS台,对于市民来说最直观的感受就是把各种功能汇聚到一个App中;在数字城市后台里,需要打通不同的交通运营公司、支付系统、地图导航、生活服务商家等。原来企业与企业、行业与行业之间的壁垒被打破,人民群众的出行体验将大大提升。

一言以蔽之,上海做这些工作的前提,都是为数字化思维找到“以人为中心”这一目的,继而对公共资源重新组织、最优调度。目前,上海排定了健康慧服务、成长全赋能、居住数空间、出行畅体验、文旅智享受、消费新方式、辅助准触达、数字无障碍等8个方面的数字生活感受度提升行动,今年将聚焦打造11个生活数字化的标杆应用。

“数字化转型是为人民转的,人民城市人民建,人民城市为人民,数字化转型也是为人民,关键是看老百姓的体验。”上海市经信委主任吴金城说。

城市是主场 为现代治理更新实时“工具”

有“吃喝玩乐出行在线化”需求,可通过下载相关App实现。如果基层工作人员有社会治理方面的新需求:如居委会登记外来人员、排查房屋安全隐患……能不能也有相关的App可以帮忙?

如今,在上海市“一网统管”轻应用开发及赋能中心,首个低代码轻应用台已上线并开放测试。无论是区、街镇、还是居委会的基层管理人员,只要登录该台,就可以寻找、下载自己需要的轻应用,或者提出需求,很快就能得到由供应商“量身定做”的小程序。

“这是上海‘一网统管’的创新模式,由企业建设、政府支持、社会参与。希望能够建设一个更开放、共享的台,让更多人参与到城市治理中。”上海市政府办公厅副主任、市城市运行管理中心主任徐惠丽说,希望通过搭建这样的台,及时解决基层工作中遇到的难题,助力上海城市治理数字化转型。

这一台最大的特点就是“无代码”“轻应用”“可拓展”。所谓“无代码”,就是对于基层管理人员而言,只需要提需求即可,完全不需要自己动手开发。“轻应用”,指的是需求响应和应用素材都非???,有些是共需求,大家都可以免费使用,有些短快的需求12小时就能开发上线。所谓“可拓展”,指的是这些应用都放在了统一的“应用超市”台上,各类基层工作人员可以共享使用,大大降低基层的负担。

这也是上海“一网统管”助力城市精细化管理中的一个侧影。如今,感知城市“呼吸脉搏”,数字上海有了量化生命体征上线的“城市运行数字体征系统”,首次使用可视化大屏将“城市数字体征”的概念具象化,对城市生命体进行“全时智慧体检”,32个类别、1000多项指标,有效解决城市管理中“看不清楚、管不过来、处理不了”的情况。

“未来的‘一网统管’不仅仅是政府侧的智能化、精细化管理,更是全社会各主体之间的高效协同。”徐惠丽说,在上海的城市数字化转型中,政府也将尝试搭建越来越多的台,形成资源的有效流通和共享,让更多的人参与到社会治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