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以来,巨人网络二级市场表现不佳,股价持续低迷,股东也开始“大手笔”减持。据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一季度,前十大股东中有五位持股份额下降,共计减少5948.26万股。同时,其控股股东巨人投资持有56.60%股份处于质押状态。

巨人网络股价下挫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其在2016年借壳上市之时,曾引起资本市场躁动,股价高达上百元,但后续经营发展乏力,股票持续波动下挫,从百元股一路跌至十元股。至2021年,其股价跌多涨少,股价未改弱势局面。

《每日财报》注意到,巨人网络业绩增长乏力是股价下挫的重要原因。几年来,其业绩表现颇不稳定,营收连续两年下滑。巨人网络推出两款游戏广受玩家好评,但未能表现在业绩上,移动端游戏收入不增反降。如今游戏行业竞争加剧,巨人网络该如何破局?

股价下挫股东减持,巨人网络“征途”何在?

作为国内较早涉足网游的游戏公司,巨人网络在游戏圈里已经落寞了许多,2007年是巨人网络最辉煌的时期,彼时《征途》网游在线人数超过百万,成为全球第三款同时在线超百万的网游。同样在2007年,巨人网络赴美上市,市值达50亿美元。

巨人网络在美股市场弄潮多年,成绩却颇为不堪,最终于2014年进行私有化并退市。随着A股市场温度升高,中概股迎来回归A股风潮,巨人网络也决定回A股上市。

对于巨人网络来说,2016年是个值得纪念的年份。当年,创始人史玉柱结束“退休”宣布回归;每股39.34元向财团发行新股收购Playtika;借壳世纪游轮上市获得证监会批准。同年4月份,巨人网络借壳世纪游轮上市的重大资产重组完成,资本市场掀起巨大波澜。

经过资本接力爆炒,巨人网络股价在2016年中期一度达到166.80元/股,但这已是其高光时刻。自此,巨人网络股票开启持续波动下跌模式。如果将时间线拉长,会发现其K线图仿佛坐上滑梯,股价几乎是一路下挫,从百元股跌至今日的十元股。截至6月4日,其股票报价14.00元/股。

面对股价持续下跌,巨人网络也并非毫无作为。2021年一季报显示,巨人网络回购专用证券账户持股量已达到1.28亿股,成为第五大流通股东。证券回购账户成为前十大股东,这种事情在A股并不多见。不过大额股份回购仍未能改善二级市场低迷局面。

在巨人网络回购的同时,大股东却不断出货。截至2021年一季度,其前十大流通股东中,有五位股东持股量较2020年末减少,共计减少5948.26万股,相比之下证券回购账户仅增持1100.42万股。

5月25日,巨人网络披露持股5%以上股东鼎晖孚远及一致行动人孚烨投资34.67万股,减持均价为17.5977元。按照减持计划,其拟通过集中竞价的方式减持不超过40,487,598股,不超过总股本2%。

业绩多年增长乏力,成败皆在《征途》?

巨人网络股票一路下挫,其重要原因是业绩增长表现不力。几年来,巨人网络业绩颇不稳定,营收呈下降趋势。2018年至2020年,其营收为37.80亿元、25.71亿元和22.17亿元,同比增长30.03%、-31.96%和-13.77%;净利润为10.78亿元、8.20亿元和10.29亿元,同比增长-16.44%、-23.94%和25.48%。

2020年净利润增速为正数,主要是因为投资收益。巨人网络去年实现投资收益为4.602亿元,占利润总额达42.28%。其在2016年收购的Playtika迎来收获期,后者于今年1月15日登陆纳斯达克上市,市值超130亿美元。

也就是说,巨人网络游戏主业仍表现弱势。对此,外界多将原因归结为依赖老IP。直至今日,其仍然靠老游戏《征途》《球球大作战》来撑场,老IP冷饭炒了又炒。巨人网络是靠《征途》发家的,2004年创业时公司名称还叫征途网络。在2020年年报中,其名带“征途”的网游和手游就有7款。

2020年,巨人网络将“征途”冷饭又炒一遍,推出《征途》电影收割情怀?!墩魍尽返缬昂懦仆哦哟蛟?年,耗资3个亿。由于遭受疫情,《征途》电影无法院线放映,只能通过线上渠道播放。在首播日,巨人网络宣布《征途》电影收入打破爱奇艺电影单点付费模式的多项记录,但最终的票房却十分惨淡。

以2020年7月份公开信息,《征途》电影收入大约为6000万元,后续票房数据便不再更新?!睹咳詹票ā费首钚率杖胧?,巨人网络相关人士表示“不方便回复”。

除此之外,《征途》电影口碑不佳,豆瓣评分至今只有5.1分。尽管巨人网络宣称《征途》电影极大地提高了征途IP在海内外的曝光度和影响力,但一部口碑崩掉的电影对IP的影响是负面的,不利于普通消费者及新玩家对IP的认可度。

《每日财报》发现,巨人网络也并非没有优秀新作,2020年两款手游取得良好成绩。其中,《帕斯卡契约》全球销量突破百万,《月圆之夜》广受玩家好评,但两款游戏并未能推动业绩增长。

2020年,其移动端游戏收入为11.48亿元,相较2019年的14.59亿元有所回落。两款新游业绩不差,移动端游戏收入为何不增反降呢?与此同时,其电脑端游收入为9.52亿元,较2019年的9.95亿元也略有减少。

巨人网络的焦虑:爆款难再现,资金打水漂

游戏行业进入下半场,市场竞争白热化。目前,腾讯、网易等大厂牢牢控制着大部分的市场份额,留一小部分给其他厂商及工作室厮杀,巨人网络的市场份额也被步步蚕食?!杜了箍ㄆ踉肌泛汀对略仓埂繁硐稚锌?,但仍然达不到爆款的程度。自《征途》和《球球大作战》后,巨人网络缺失爆款游戏已经很多年了。

巨人网络最新发布的游戏为《胡桃日记》。该手游在首发之日火热,登顶App Store免费游戏榜、TapTap热门榜及新品榜。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胡桃日记》热度就持续下降,截至6月4日,在App Store免费游戏榜中排名第182名,在TapTap中评分7.5分。该成绩属于中等水,离爆款还有不少差距。

《球球大作战》是由吴萌主导制作,目前其担任巨人网络CEO。2021年5月初,吴萌一篇3万字内部分享被公开,在游戏圈着实火了一把。吴萌在分享中指出巨人网络存在的多个问题,并表达出焦虑的情绪。

巨人网络第一个问题在于老板。吴萌认为,老板决定了一个企业的兴衰,史玉柱退休后公司没人能承担起老板的职责。第二个问题是得了“富贵病”,资源未必都能解决问题。吴萌说,“牛逼的公司都不是靠钱做起来的,但是都是死于太有钱。”第三个问题是“不聚焦”,值得投入的团队和项目不够。

吴萌在分享中说,“我们在过去的十七年中,(投入资金)差不多有100亿吧,只出了征途和球球两款产品,关键是这两个产品竟然没花公司什么资源,也就是说这100亿基本都打水漂了,我们真的是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这属于伤害也高,侮辱也极强。”

游戏行业竞争激烈,留给巨人网络调整的时间并不多。其游戏主业表现弱势,业绩稳定不佳,而缺少爆款游戏是硬伤。对其后续发展,《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

撰文/楚风

出品/每日财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