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30日晚间,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得新”)发布公告称,截至5月28日,公司股票已被深交所终止上市且退市整理期结束,将在5月31日摘牌,终止A股上市后,康得退将转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进行股份转让。

4年虚增利润115.3亿元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清代名剧《桃花扇》中的这句经典名言,用来形容康得新较为合适,从昔日“千亿白马股”最终走向退市的结局,还要从重大财务造假案说起。

因虚增超百亿利润,康得新是A股史上规模最大财务造假案件的主角,康得新成立于2001年,并于2010年登陆A股,经过数年发展,逐步成为材料领域的龙头企业,也是受市场颇为看好的“千亿白马股”。

从康得新早前披露的财报来看,2015年至2017年,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分别是75.61亿元、92.33亿元、117.89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是14.39亿元、19.63亿元、24.74亿元,2017年11月22日,其股价曾达到26.78元/股高峰,市值一度突破948亿元,该公司甚至成为中国第一家入选《福布斯》2017年度“全球最具创新力企业”,也是全球唯一入选的材料企业。

然而这虚构出来的幻想终究全是泡沫,2019年1月15日,康得新突发公告称,十多亿超短期融资券已构成实质违约,而彼时该公司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9月30日该公司的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有143.13亿元。

手握大笔百亿现金却还不起十多亿的债?各界纷纷质疑康得新披露财务信息的真实,证监会立即对此进行立案调查,最终发现康得新2015年至2018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虚增利润总额分别为22.43亿元、29.43亿元、39.08亿元、24.36亿元,合计虚增利润115.3亿元,造假金额之大,震动A股,此外,康得新2015-2018年年报披露的银行存款余额皆为虚假。

2021年2月28日,康得新披露追溯调整后的财务报表,2015年至2018年更正后的净利润分别为-14.81亿元、-17.55亿元、-24.60亿元、-23.57亿元,连续四年净利润为负,触及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

财务造假事件曝光后,证监会对公司负责人也进行了追责,作为前述违法事实的领导、策划、组织者,公司实控人钟玉等人已被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且于2019年12月被逮捕。

5月31日,苏州检方发布最新通报,以康得新涉嫌欺诈发行股票、债券罪,骗购外汇罪,钟玉、徐曙、王瑜等人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欺诈发行股票、债券罪,骗购外汇罪等,依法向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康得新股东户数为13.31万户,户均持股市值9万元,其中,机构持股数量为10.3亿股,合计持股比例超30%。

值得一提的是,在摘牌前夕,康得新的交易量大幅放大,大批散户们清仓出局,5月25至28日,公司成交额分别为1.5亿元、7037.5亿元、5307万元、5698亿元,换手率达21.7%、11%、8%、8.5%,而在此前很长一段时间,康得新每日的成交额不足400万,换手率不足1%。

也有相当数量的机构股东被迫“割肉”清仓,龙虎榜数据显示,在成交额最大的5月25日,现大量机构出逃,当日,卖2、卖3、卖4均为机构席位,累计卖出金额超2500万元,与此同时,5月25至26日,公司重要股东中泰创赢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对名下股份进行清仓,累计减持2.7亿股,占总股本的7.75%。

而值得注意的是,伴随着康得新的摘牌退市,其仍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目前康得新面临着诉讼缠身、业绩继续亏损等难题。

进入退市整理期以来,康得新多次收到民事诉讼传票和《执行裁定书》等法律文书,涉及到如债券交易纠纷、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等多项诉讼事项,根据康得新披露的今年一季报显示,截至4月21日,康得新尚未结案被起诉类案件共472起,其中被诉金额5000万元以上的59件、1000万元以上的82件,劳动纠纷128件、其他小额诉讼262件,累计涉及影响金额117.37亿元。

而现如今的康得新似乎已无力应付各种起诉、违约与赔偿,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11.07亿元,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为-32.05亿元;2021年第一季度,康得新营业收入3.4亿元,净利润为亏损2.8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