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国内颇具认知度的皮具民族品牌之一,万里马(300591)2020年出现了上市后首亏。4月28日,万里马对外披露2020年成绩单,公司报告期内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1.45亿元,亏超公司2017年上市以来净利之和。在万里马净利首亏背后,公司主营业务受到较大冲击,并且公司对控股子公司广州超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超琦科技”)计提商誉减值4892.18万元。需要指出的是,自2018年收购超琦科技之后,该公司已在2019年、2020年连续两年未完成业绩承诺。

亏超上市以来净利之和

万里马2020年净利亏掉了公司上市以来净利之和。

财务数据显示,2020年万里马实现营业收入约为3.44亿元,同比下降49.14%;对应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1.45亿元,同比下降705.05%;对应实现扣非后归属净利润约为-1.54亿元,同比下降784.28%。

据了解,万里马2017年1月登陆A股市场,公司自上市后还未曾出现过亏损情况,此次净利亏损也是公司上市后的首亏。

实际上,在2019年万里马业绩就出现明显下滑。2017年、2018年,万里马实现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3733万元、3780万元,同比分别微增0.89%、1.25%,但在2019年公司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2400万元,同比下滑36.51%。

经计算,万里马2017-2019年净利之和约为9913万元,公司2020年净利亏损额远超这一数值。

对于公司业绩大幅亏损的原因,万里马给出了两点解释,其中,公司主营业务受到较大冲击,此外,公司对超琦科技计提商誉减值4892.18万元。

资料显示,万里马是皮具行业领先的民族品牌之一,主营业务为皮具产品的研发设计、生产制造、品牌运营及市场销售业务,经营的产品主要为皮具产品,按品牌分为“万马”“SaintJack”“COOME”3个自有品牌产品,产品类别主要包括手袋、钱包、拉杆箱、皮鞋和皮带等。

据万里马介绍,在公司各大类营销渠道中,团购业务的销售规模占比最大,2020年度,团购客户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为76.53%。对于团购渠道业务,一方面,团购客户延缓了到公司进行出厂检验的工作,导致已完工的货物推迟验收交货,截至2020年12月末,已完工入库未验收待发货的团购产品共计价值4721.58万元;另一方面,主要团购客户将原本应该在年初招标的部分项目延迟到下半年进行,也影响了公司团购渠道的整体业绩。

超琦科技接连未完成承诺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这已并非超琦科技首次未完成业绩承诺,公司在2019年业绩承诺就未实现。

回溯万里马历史公告,公司2018年变更募集资金7262.75万元以及使用并购贷款资金1582.89万元,合计8845.64万元收购了新零售电商公司超琦科技34.62%股权并对其增资,上述交易完成后,万里马持有超琦科技51%的股权。由于该次收购系非同一控制下的企业合并,该次收购完成后,万里马将合并成本大于可辨认净资产公允价值差额6336.2万元确认为商誉。

彼时交易对方钟奇志、陈玉丹也作出了业绩承诺,承诺超琦科技2018-2020年实现的净利润(以扣除非经常损益前后孰低的数据为准)分别不低于800万元、1200万元、1600万元或2018-2020年合计实现不低于3600万元。

2018年,超琦科技实现净利润857.12万元,完成了当年的业绩承诺;但在2019年超琦科技实现净利润1096.7万元,业绩承诺完成率91.39%,未能实现业绩承诺;2020年,超琦科技实现净利润仅78.49万元,承诺完成率为4.91%。

据了解,超琦科技致力于为中产阶级家庭精选全球知名中高端品质生活方式品牌,主要聚焦母婴及户外运动大健康领域,通过线上线下零售相结合的模式,打造领先的“新零售”商业公司,为品牌商提供全价值链的电子商务服务。

对于超琦科技2020年业绩不乐观的原因,万里马表示,疫情期间,主要户外运动产品需求量降低,而超琦科技收入规模中户外运动产品收入占比相对较高,使得当期超琦科技整体收入规模有所下滑。

投融资专家许小恒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对于收购标的连续两年没有实现业绩承诺的情况,投资者应重点注意,是行业因素还是自身经营所致,要警惕其中的风险。

截至2021年一季度末,超琦科技形成的商誉账面价值为1444.03万元,占万里马资产总额的1.49%。

将进军个体防护装备产业

在当前业务布局下,万里马已开始着手进军个体防护装备产业。

万里马目前正在筹划定增事项,公司拟募资6.37亿元,分别投向高能陶瓷基复合防弹衣产业化建设项目、轻量化非金属防弹头盔产业化建设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上述募投项目拟使用募集资金分别约为3.76亿元、2.12亿元以及5000万元。募投项目主要为防弹衣、防弹头盔的研发、生产以及销售,上述产品系主要的个体防护装备。

对于此次定增的目的,万里马也坦言,公司将具备自主研发、生产以及销售防弹衣以及防弹头盔等产品的能力,可满足团购业务客户对个体防护装备的需求。因此,公司通过实施前述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可对现有团购业务进一步延伸拓展,丰富公司的产品线,为客户提供更多的产品,增强客户黏,增加公司的盈利点。

独立经济学家王赤坤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个体防护装备作为维护国家安全以及社会公共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具备广阔的市场空间。“目前,我国已经步入了国防和军队建设的新时代,个体防护装备的创新升级正在加快步伐,未来该行业的竞争也会逐步加大,如何在竞争中体现自身优势,是企业需要思考的问题。”

针对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致电万里马董秘办公室进行采访,不过电话未有人接听。

根据万里马最新披露的消息显示,公司已于4月21日收到深交所上市审核中心出具的意见告知函,深交所发行上市审核机构对公司的定增方案进行了审核,认为公司符合发行条件、上市条件和信息披露要求,后续深交所将按规定报证监会履行相关注册程序,证监会作出同意注册的决定后方可实施。

北京商报记者 董亮 马换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