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潜股份又来一个20%跌停了。这是该股连续第三个20%跌停,至此,中潜股份4天暴跌超50%。

暴跌之下,资料显示,股东惨遭强!深交所数据却显示,期间却有资金不断抄底,自然人买入12.1亿元,占比60.82%。刚刚,深交所更是通报批评!

但幕后私募现身了:在中潜股份股票起飞前,有私募两只产品冲进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该私募曾“收割”另一只妖股,天山生物,在去年爆赚超600%,并精准套现离场。

中潜股份第三个20%跌停

股价本周腰斩!

又跌停了!今天,中潜股份又一字跌停,直崩20%。这是该股连续第三个20%跌停。至此,本周中潜股份的股价已经腰斩,从66.66元跌至最新的31.54元每股,跌幅超52%,市值也蒸发70亿元,仅剩64亿元。

股东惨遭强68万股

却有资金在“接盘”,6成是散户

股价一周不到就腰斩。暴跌之下,股民高呼恐怖至极。

期间,有股东惨遭强。

中潜股份2021年4月21日晚间发布公告称,股东刘勇在19日被安信证券强68万股。

然而,依旧还有不少股民高呼要抄底。

据深交所4月21日披露,中潜股份在2021年3月10日至4月21日跌幅严重异常期间,获自然人买入12.1亿元,占比60.82%;其中,中小投资者累计买入4.99亿元,占比25.08%?;?span class="keyword">投资者买入占比30.32%,深股通买入占比8.86%。

深交所通报批评

刚刚,4月22日中午,深交所对中潜股份及相关当事人给予通报批评。因公司实控人等未能恪尽职守、履行勤勉尽责义务。

经查明,中潜股份及相关当事人存在以下违规行为:

2020年9月2日,中潜股份披露的《关于对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函回复的公告》显示,2019年8月至2020年5月,原实际控制人张顺非经营占用中潜股份资金累计发生额6,210万元,日最高占用余额为2,550万元。其中,2019年8月、11月、12月,中潜股份分别向张顺控制的深圳市中天潜水装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天装备”)拆出资金2,160万元、1,000万元、500万元,上述资金拆出后当天或次日转回中潜股份;2020年1月13日、14日,中潜股份原全资子公司深圳市中潜潜水运动有限公司将合计2,550万元以预付款的方式转入张顺控制的惠州市雅妍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惠州雅妍”)账户,2020年5月12日,惠州雅妍全额返还了上述资金并支付相应利息。

上述行为违反了深交所规定,中潜股份原实际控制人、时任董事长兼总经理张顺未能恪尽职守、履行勤勉尽责义务等,深交所作出如下处分决定:

一、对中潜股份有限公司给予通报批评的处分;

二、对中潜股份有限公司原实际控制人、时任董事长兼总经理张顺及其控制的深圳市中天潜水装备有限公司、惠州市雅妍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给予通报批评的处分;

三、对中潜股份有限公司时任总经理仰智慧、时任财务总监郭建兵给予通报批评的处分。

对于中潜股份有限公司及相关当事人上述违规行为及本所给予的处分,本所将记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并向社会公开。

曾是10个月暴涨10倍的大妖股

如今面临被强制退市风险

中潜股份虽业绩普通,但故事不断,一度被市场冠以“妖股”之名。

据统计,中潜股份曾10个月暴涨10倍。在2020年里最大涨幅347%。如果从2019年5月算来,中潜股份的累计涨幅更接20倍。

自去3月10日开始,公司股价逆市开启一波涨势,连续涨停,4月2日为峰值,一度涨超180元每股,较年初暴涨3.5倍,刷新历史高点,19个交易日累计涨幅2.2倍。

而19年5月之前,中潜长期在10元之下徘徊。

中潜股份股价之所以节节攀高,据悉,和其利用频繁跨界并购蹭热点。

自2019年以来,中潜股份先后多次披露跨界收购或对外投资的公告,称拟进入5G、云计算、半导体等热门行业,10个月内股价暴涨约10倍:

1.2019年7月份,中潜股份计划收购有着大数据概念的北?;塾?00%股权。不过北?;塾袷导噬细粘闪⒂?019年的4月份,就是一个空壳。

2.同年9月,中潜股份紧接着又披露了收购上海招信50%股份的计划,意欲借此蹭上黄金概念。

同样,截至2019年6月底,上海招信资产总额、负债总额、净资产、营业收入及净利润均为0元,其实是一个空壳。

3.2020年3月份,中潜股份称将通过并购实现直接和间接控制大唐存储超84%的股份。

其间多次收到深交所问询函,还两次收到广东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书。

值得注意的是,仅2021年以来,中潜股份就已经有三名高管陆续辞职。

2020年半年报显示,中潜股份的主营业务为生产制造业、服务业、互联网大数据服务、其他,占营收比例分别为:80.4%、10.27%、8.49%、0.84%。

20日晚间,中潜股份公告称,2020年10月20日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截至本公告披露日,公司尚未收到中国证监会广东监管局就相关立案调查事项的结论意见或决定。如公司因此受到广东证监局行政处罚,公司股票存在被强制退市的风险。

背后私募被曝光

而随着暴涨暴跌,中潜股份这一轮股价大幅波动的背后,资料显示,有一个私募一直在背后默默参与:北京泽盈投资。

Wind数据显示,2019年三季报时,在中潜股份股价暴涨的前期,北京泽盈投资精准减仓布局:旗下的两只产品“顺势1号”、“顺势2号”双双新进出现在中潜股份前十大流通股东之列,合计的持股数量达499.97万股。

随后陆续增持,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两产品合计持有中潜股份603.83万股。

如今,中潜股份的年报仍未披露(刚官宣2020年年度报告披露时间延期至2021年4月29日),北京泽盈投资是否已经获利套现仍是个未知数。

但此前,北京泽盈投资已有一次精准收割“妖股”的经历:天山生物。

Wind数据显示,2020年中报时,北京泽盈投资旗下的“顺势8号”和“顺势3号”分别新进成为天山生物第四和第九大流通股股东,合计的持股数量为406.54万股。

而随后在三季度时精准离场,退出前十大流通股东之列。

这个期间天山生物一度实现12天11板,其中8个20%涨停,最高涨幅达644%,为当时市场的“第一妖股”。

如若成功在最高点离场,北京泽盈投资2000万的本,在天山生物大赚超1亿元,超5倍。

北京泽盈投资何许人也?

中基协显示,北京泽盈投资成立于2015年4月23日,管理规模为5-10亿元,旗下有21只产品,其中17只产品正在运行。

公司拥有两名自然人股东任成忠和李静蕊。任成忠为实控人,股比91%。

资料显示,李静蕊曾在天津盛世弘兴汽车销售有限公司财务部门从事财务工作10年,2018年 5 月,成为北京泽盈投资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兼法人代表,全面负责公司管理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