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披露2021年一季度业绩报表后,今日,深南电路跳空低开逾5%,盘中一度跌至8.4%。截至发稿跌7%,报81.6元,成交额逾5亿元,总市值399亿元。

今年1月至今,深南电路累计跌40%。从2020年2月底的股价高点算起,深南电路累计跌幅已经达到了将70%。

昨晚公布的一季报显示,深南电路今年第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7.25亿元,同比去年上升9%;归母净利润2.44亿元,同比去年下滑超过12%;基本每股收益0.5元,同比下降逾39%。

在下游需求旺盛,PCB行情一片大好之时,PCB龙头深南电路交出这样一份成绩单,未免有些不孚众望。

1 业绩、股价齐跌

深南电路的股价表现和其经营业绩息息相关。

2020年,深南电路的全年净利润为14.3亿元,同比2019年增长逾16%;全年营收116亿元,同比2019年增长逾10%。表面看起来,这个盈利能力和业绩增长还算稳定。

数据来源:IFinD

然而和上半年相比,深南电路发布的2020年中报显示,上半年该公司实现了59亿元营收,同比增长23.5%;净利润7.2亿元,同比增长率则是53.8%。并且,2019年,深南电路全年和上半年的净利润同比增长率分别是76.8%和68%。

根据以上数据可以得出结论: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深南电路盈利能力达到巅峰,下半年增速便开始出现下降势头。

2020年第三季度,深南电路净利润同比下降5.7%;第四季度营收26.2亿元,同比减少8.7%;净利润3.3亿元,同比下降逾9%。今年一季度,深南电路延续了去年下半年增速下滑趋势。

深南电路的股价完美反应了其业绩变化趋势。正是在去年的上半年时点,深南电路股价达到历史高位。2020年2月底,深南电路股价冲破270元关口。此后横盘震荡一段时间,在2020年5月中旬之后开始一路下跌至今。

问题在于,为何在5G商业化加速、PCB行情大好的2020年,深南电路的业绩增速会出现下滑势头?

2 成本提升、需求降低

首先是成本问题。今年一季度,深南电路的营业成本约为20.86亿元,较去年同期提升了12.3%

目前,深南电路拥有印制电路板(PCB)、电子装联、封装基板三项业务。其中,PCB业务是其主营业务。2020年,深南电路PCB产品实现营收83.1亿元,占营收总额的71.6%。

成本上升的原因,或许与PCB上游材料铜箔、覆铜板等价格的大幅上涨有关。期,多家覆铜板厂商陆续发出了涨价函,表示从下月起涨价15%——20%。原材料涨价对下游PCB厂商的直接影响就是利润减少。

据财报显示,深南电路的电子电路营业成本逐年走高。2017-2020年,电子电路营业成本分别为42.3亿元、56.4亿元、75亿元、82亿元。

成本走高,带动的是公司毛利率降低。2021年一季度,深南电路的销售毛利率为23.44%;与2020年全年26.5%的销售毛利率相比有所下降,也不及去年同期的25.6%。

其次是需求问题。这一方面与中美贸易摩擦,给5G发展带来的不确定有关。

深南电路的主要客户为华为、中兴、诺基亚、爱立信全球四大通信设备商。其中,华为和中兴是公司的大客户,占收入比重的40%以上,这两家公司被美国列入“黑名单”,导致的产能被动减少,使得其对深南电路PCB的需求下降。

另一方面,2020年下半年开始,国内的5G建设速度放缓,也是深南电路四季度和今年一季度业绩承压的原因之一。

历年新增基站数及预测

截至今年一季度、二季度和三季度末,国内5G基站建设数量分别为19.8万、41万和69万个。而根据三大运营商的建设规划,2020年计划新建5G基站数量为60万个,三季度末已提前完成全年建设目标。因此,深南电路从三季度开始业绩增速放缓。

3 结语

从2019年5月开始到2020年2月底的大半年时间里,深南电路作为5G概念核心资产,在5G概念受到资金炒作的情况下,累计涨幅达到217%。估值因此达到几年来高位,出现明显泡沫。

因此,这轮下跌也是深南电路等前两年被热捧的5G概念股消化高估值的过程。

数据来源:IFinD

展望未来,覆铜板、铜箔、环氧树脂以及电子玻纤布等原材料的价格持续上涨势头仍将继续。并且,覆铜板扩产周期需要一年半左右,因此,此轮原材料上涨行情将贯穿全年。

此外,5G仍是中美竞争的核心领域之一,短时间内不会改变。所以,未来一段时间,深南电路的业绩仍将继续承压。